首页 | 新闻中心 | 名师名校 | 特别关注 | 人物访谈 | 国家形象 | 娱乐影视 | 时尚品牌 | 都市生活 | 体育明星 | 绿色环保 | 财经资讯 | 法治在线 | 生活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读者报道 >> 文章中心 >> 新闻中心 >> 正文

还有多少生命可以自焚

 
“五学者上书”,将一个旧有的拆迁条例的废改推向公众舆论中心,公众的助推力又催促新条例不断发酵。然而,博弈艰难、阻力很大。事实上,早在2007年,国务院法制办即着手研究修改现行拆迁条例。然而,事过三年,新条例的出台时间至今仍然难测。
点击:8719 更新时间:2010-12-20 10:01:50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成栋认为,征收程序是有阶段性的,但在草案中看不出阶段性。他说,程序就是交涉,交涉就要求主体明确、双方平等。   

    一场令人费解的立法博弈  

参与新拆迁条例讨论的多名专家告诉记者,新拆迁条例制定阻力重重,提及较多的就是地方政府。但时至今日,鲜见“幕后阻力”公开提出反对意见或跳到台前,博弈在悄悄地进行。  

争论焦点之一,什么才是拆迁条例中所称的“公共利益”?公共利益如何界定?目前一直争议不断。  

北京大学教授沈岿表示, 由于公共利益是一个动态的概念,所以“无法穷尽列举,应该要有兜底条款,给地方政府一定的权力”。  

是否应该有兜底条款给地方政府权力?北京大学教授湛中乐认为,这种观点过于宽泛,要有限制条件,避免地方政府拿到过于宽泛的裁量权。  

公共利益界定,惟一可能排除的是纯粹营利性的商场,不过即便是商场也很难说就不具备一点公共利益。这一概念弹性很大,最后一定要有公民参与,才能将其边界确定下来。这是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的看法。  

公共利益界定从何时开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认为,按正常法律程序,应该从规划开始。必须解决好规划制定以及行政许可时阶段的公众参与问题,否则‘推土机前的抵抗’将不可避免。合理合法的‘拆迁’程序,应该从规划阶段开始。就像政府花钱要有预算,没有规划的开发是违法的。公共利益界定,也应该在规划阶段就厘清。  

他认为,强制购买和征收应是拆迁的最后环节,源头是规划问题。前面不弄清,后面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北京大学教授甘超英认为,目前我国的城乡规划法,对拆迁没用。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熊文钊则认为,公共利益的界定,从程序上是可以滤出来的,不赞成搞列举式公共利益规定。  

另一个重要争议点是拆迁补偿问题,补偿问题也可以说是房屋拆迁的核心问题。目前,按市场价格补偿已形成共识。但市场因素有哪些?还需要讨论,是不是包括土地使用权呢?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土地归国有和农村集体。有划拨土地使用权和出让土地使用权两种,前者无偿,后者有偿。如果要提前收回土地,一个无偿,一个退回出让金。看来是不补偿的。  

北京大学教授钱明星认为,应该补偿。原因是,土地使用权有独立价值。先说出让地块,可以转让、抵押等,有价值无疑;划拨的呢,在土地法、城市房产法等一些法律中,实际也是承认其价值的。另外,土地使用权作为财产权,当然应该补偿,只对房屋作价,不对土地使用权进行补偿,是不公平的。  

在第一次征求意见时,曾规定“有90%以上被征收人同意进行危旧房改造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方可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因危旧房改造的需要征收房屋的,补偿方案在报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批准前,还应当征得三分之二以上被征收人的同意”;“危旧房改造的补偿协议,在签约期限内签约率达到三分之二以上的,方可生效”。这被王锡锌评价为“最硬的部分”。  

  然而,在第二次征求意见时,这一规定不见踪影。参与讨论者转告官方给出的原因是:这么做有困难。  

  首次征集意见时,国务院法制办收到了6.5万多条意见。  

  “这说明公众对国家拆迁政策的变化,一直怀有持续高强度的关注。”王锡锌认为,“在中国近年来社会制度调整的过程中,没有哪次制度的调整能够获得公众如此高程度的合议。”  

  首次征求意见之后,新拆迁条例进入漫长的沉寂期。今年11月,曾经对新拆迁条例较快出台抱有信心的王锡锌开始担忧,新条例迁延日久会让公众失去信心。他说,“我们一直在强调公民社会的民众在现代社会转型中的推动力,而仅仅从拆迁变法中发生的个案来看,尽管我们可以看到它是在不断地增强,但这一年来,应该说民众的推动力在我们这个国家转型过程中还是弱的,它的推动力很显然还是非常有限的。”  

  此间,努力仍在进行。国务院法制办在通知中提到,129日公开征求意见后召开的座谈会、论证会就有27次,760多人次参与。从2010年1215开始,新条例开始二次征求意见。沈岿的评价是:就一个条例,两次征求意见,是史无前例的。

       众多学者和律师们普遍表示,趁新拆迁条例酝酿难产这个过程,地方政府在对待拆迁问题上,可谓是紧锣密鼓、争先恐后,争分夺秒, 唯恐错过旧体制的“末班车”。至于在轰轰烈烈的强拆中还会出现多少“唐福珍”,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记者:司秉雷)

 

责编:春晓  

 

上一页  [1] [2] 

文章作者:司秉雷 文章来源:读者报
关键字: -新闻中心 -读者报道
--转载请注明:
信息来源读者报道:http://www.duzhebao.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69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热门图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关于读者报道 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Reader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
心国之声(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10-52839457
办公电话:010-68570308 传真:010-68577990 编辑部:010-6852648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二区11号院 邮编: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