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名师名校 | 特别关注 | 人物访谈 | 国家形象 | 娱乐影视 | 时尚品牌 | 都市生活 | 体育明星 | 绿色环保 | 财经资讯 | 法治在线 | 生活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读者报道 >> 文章中心 >> 时尚品牌 >> 正文

开店的女人

 
点击:2957 更新时间:2010-10-29 14:48:18

 

小万的爹死了,小万的娘便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客店。小客店的条件很简陋:一间黄焦焦的泥皮小屋,一条有楞有角的土炕,一张新编的苇席,一床印花粗布被褥。小店开张当天,就有一位挑着货郎担子串村叫卖的人住了进来,小万很高兴,忙招呼我去他家里看看那位货郎大叔,说他说话是外地口音,比我们的本地话说得好听。那一年我和小万都是8岁,都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我们俩还是同班同桌,成天形影相随,所以他找我不找别人。
  那是冬天,那是傍晚。冷风萧瑟,夕阳残红,牛啊羊啊正在回村。进了小万家的院子,我首先看见了小万的娘,她正在厨房里擀面条儿。这个30多岁的女人今天打扮得很干净:头发梳得很亮,脸洗得很白,棉袄外面套了一件蓝士林布褂子,显得又精神又年轻。她把袖子高高地挽起来,双手滚动案板上的擀杖,细瘦的身腰一合一仰,显得又有韵律又很轻松。我看得如痴如迷。但我不是看她美丽的身姿,我是想象着她擀出的面条该有多么柔软,该有多么好吃!
  我知道她很厉害,很会上房骂人,但我还是跑到她的跟前问道:婶子,擀面哩?
  她斜着瞅了我一眼:擀面哩,店里来了客人!
  我咽了一口吐沫,又擦了一把鼻涕:婶子,你擀的面条儿真好,又长又细!
  她伸手就打了我一巴掌:去去去,一边去,这有什么看头?这是你呆的地方?你把我的案板和面条儿弄脏了谁负责任?
  她真的把我打疼了,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小万把我拉了出来。在那间很温暖的客房里,我见到了那位货郎大叔。
  货郎大叔有40岁左右的年纪,个头虽然不高,但身体却很壮实,只是两只眼睛很小很小,眯起来像一道缝。撂在他旁边的货郎担子琳琅满目,色彩缤纷:有文具纸张,石笔石板;有针头线脑,鞋袜头绳;有梳子篦子,花布毛巾;有烟袋烟嘴,糖瓜泥人......货郎大叔看小万很亲,他把他搂在怀里,问他上几年级,学习成绩好不好,老师教书行不行;他把糖瓜喂到小万的嘴里,问他甜不甜,粘牙不粘牙。我嫌货郎大叔偏心眼,抱他而不抱我,喂他而不喂我,又想起头上挨的那一巴掌,那一巴掌还在隐隐作疼,就不声不响地跑了出来,谁也没给他们打招呼。
  我想我这一辈子再也不到小万家里去了,他们家里待人太不平等。
  那天晚上北风呼号,山摇地动。我正睡得香甜时,小万在院里喊醒了我,他说快起快起,家里有了十万火急的事情!我跑出来一问,原来是货郎大叔突然病了,上吐下泻,浑身发抖,小万的娘让我们俩去乡里找医生。
  我对小万说:我不去,黑更半夜,我嫌怕,我嫌冷!你们吃面条儿,我在家里喝菜糊糊......不去!
  小万说:谁吃面条儿啦?谁吃面条儿谁是狗!那面条是专门给货郎大叔做的,我和娘都是喝的菜糊糊!我比你更我眼馋,他端着碗吃,我在一边看着......
  我说:你自己去吧!货郎大叔给你糖瓜吃,他又没给我!
  小万从衣兜里掏出几颗糖瓜:给你,这是货郎大叔的意思!
  我在心理上找到了平衡。我挺了挺胸脯说:去就去,不就5里地么?
  说是5里,其实是10里,去乡里走5里,回来还得走5里。我们冒着漫天的风沙,踩着此起彼伏的狗吠,在朦朦胧胧的小路上向前走时,不知怎么,我就想到了货郎大叔那双细小的眼睛。是因为那一弯眉毛似的月牙?是因为那一颗虽然微小但却闪闪发亮的星星?结果光顾得想不顾得看,在过那根又光又滑的独木桥时我掉到了河里,鞋、袜子、裤腿一下子全湿了,抬腿再走时它们全结了冰凌。
  小万说:你赶紧回去吧,要不被冻坏了!你又没娘......
  我说:不,我回去就剩你自己了!娘死了我有爹,冻坏了爹会照管我!
  小万说:那咱们走快些,走快些不冷!
  我说:咱们跑步走,跑起来能出汗!
  我们把乡里的医生请回来时,鸡已经叫了。在那盏昏黄的油灯下,小万娘正在给货郎大叔喂水。听说我掉到河里了,她把碗一放,拽着我来到了她和小万睡觉的屋里。她乒三乓四地给我脱光了衣服,把我塞进她的被窝,然后她也脱了棉袄钻了进来,抱住我就暖我的身子!
  她家的炕烧得真热乎,她的身子真暖和,贴着他的身子睡我真舒服!
  她抚摩着我的冰凉的小脚板说:小子,你受罪了,都是婶子不好,都是婶子不对!
  她的泪水跌在我的脸上,很温热,一滴又一滴。
  我就要进入梦乡了,我模模糊糊地说:娘,你睡吧,你甭心疼我,我没事!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晨,鲜亮的阳光映红了屋子。婶子给我端过一碗面条儿来,拍着我的头说:二小,快吃快吃,就在被窝里吃,吃了去去寒气!我说:小万呢?婶子说:他正在那个屋里给你烤鞋烤裤子,已经烤干了,马上就给你拿过来!我说:货郎大叔的病好了么?婶子说:他打了针吃了药,身体好多了;医生已经走了,你放心吧!
  我这才狼吞虎咽地去吃那碗面条,那碗面条儿真香,真好吃,吃得我出了一身汗。后来我才知道,那碗面条儿是货郎大叔"让"给我的,那天早晨他和小万都是喝的菜糊糊。
  后来货郎大叔常到我们村里卖货,来了就住小万家的那间客店。后来他和小万娘成了夫妻,村里人这才知道他原来是个光棍。
  小万也不叫他爹,而是叫他叔叔,他也不嗔着,他说叫什么都一样,反正都是自己的孩子。
  这是60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我记得很死很死。文/赵新

文章作者:赵新 文章来源:读者报
关键字: -时尚品牌 -读者报道
--转载请注明:
信息来源读者报道:http://www.duzhebao.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34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热门图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关于读者报道 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Reader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
心国之声(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10-52839457
办公电话:010-68570308 传真:010-68577990 编辑部:010-6852648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二区11号院 邮编: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