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名师名校 | 特别关注 | 人物访谈 | 国家形象 | 娱乐影视 | 时尚品牌 | 都市生活 | 体育明星 | 绿色环保 | 财经资讯 | 法治在线 | 生活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读者报道 >> 文章中心 >> 时尚品牌 >> 正文

生命的苍凉与温暖

 
点击:2817 更新时间:2010-10-29 18:20:07

顾长卫说:“生如孔雀,尽管一生再黯淡,平庸的岁月再漫长,也总可以等到开屏的瞬间。这样的瞬间,便足以将生命照亮。”

《孔雀》的开始,就带我们进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它有着北方小镇晨曦的暮霭,清冷的街道上落下了一些零星的足迹,弥漫着微薄淡漠的雾气。窗格子被秋风吹得瑟瑟作响,漆边褪掉了鲜艳,却缓缓韵动出秋的脉搏。

这是典型的七十年代社会缩影图,狭窄蒙着灰尘的街道,灰褐色的砖瓦房,不时弥漫的朝鲜歌曲,保守而单纯的人们…生活是那样的朴实,透着些许苍凉,又流淌着生命温暖的底色。

关于青春

那个年代的青春,如此单薄而热烈,像一株野生的蓬勃生长的植物。外表淡漠内心倔强的姐姐、痴傻憨厚却心中有数的哥哥、内向彷徨柔弱的弟弟,他们的青春,都以自己的方式绽放着。尽管最终的结果和最初的设想都有了偏离,但青春如花朵开放的那个瞬间,是鲜亮动人的。

姐姐是一个安静的人,心气极高却又不得不受着现实残酷的束缚,骨子里的倔劲和叛逆凸现了一种清高与脱俗。那个年代的她,静静地等待着麦穗的生长及熟稔,不愿成长中坠入平凡与庸俗;直到有一天,空中飘来一朵朵降落伞,天空的颜色被渲染得分外明媚和清朗。从天而降的伞翼,将梦想陡然带到了她身旁,罩住了她的视觉,也拢住了她的心。从此她便不顾一切地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从少年到中年,她的心里一直都存着这个青春岁月的激情梦想。

弟弟正处于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年纪,他时常会倒挂在学校的单杠上,一个人享受大脑充斥过血液后的麻木,慨叹过眼云烟的匆匆与无奈。而表面愚钝的哥哥则扮演着一个中庸的好人角色,有些曲折和波澜,但却一直都稳稳地平安走过,他的知足,是另一种丰满和富足。

生活化的种种细节中,人物所处的政治环境被悄然淡化,青春的悸动和个性的张扬捍卫了青春的记忆。

关于家庭

一栋楼走廊的一隅,泛着古旧的暗光,斜倚在碓屋灰褐而退了皮的石灰墙角,水已经烧得滚烫,壶盖声也催得急切…一家五口坐在这样的一个小空间里围着吃晚饭,周围来往的邻居灌着开水闲聊着天,全家人一起吃饭的场景,是那样的温馨和美好。

然而,每个家庭都有着内在的矛盾。爸爸和妈妈是偏爱哥哥的,因为哥哥的残障,使他们生出了更多的愧疚和怜爱,从而对姐姐和弟弟的成长倾注了更少的关注。姐姐自立自主,弟弟却恍若失去了主心骨,没有自己的方向,甚至有了心理暗疾。父母处理子女三人关系的不公平现象映射了整个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不公平。影片中父亲对哥哥的偏爱让弟弟在感情上缺失了父爱,残缺的人格使得他在另一个男人那里找到了这种父爱的关怀,于是弟弟与果子的同性恋情是青春期性冲动被压抑被扭曲的结果,父爱的缺失也让弟弟的人格方面并不健全,他软弱的个性使他在随后的两性关系中处于被动和从属的地位,他甘愿在家里“抱孩子”、“做饭”,成为了女性的附庸和婚姻的傀儡。

同时,影片中的父母也以自己的意志来决定着子女的人生轨迹。从姐姐托儿所的工作,到哥哥走马灯似换的那些工作,再到弟弟被要求要学好考好,无一不打上了父母的强制意志。《孔雀》中姐姐和弟弟是被强硬的父母所管制,任何超越父母价值观和评价标准的躁动和追求都被理解为大逆不道或好高骛远。而这也造成了姐姐追求梦想的受阻和弟弟的离家出走。

关于生命

姐姐是个理想主义者。在羁绊她的力量面前,外表柔弱的姐姐总是表现出一种盛气凌人的姿态,而不懂得辗转与腾挪的技巧。于是一天,她用缝纫机针尖的跳动编织起一段未了的梦。但是虽然自行车后手工缝制的降落伞撑开了一朵绚烂的花朵,惹得整个小镇的注目,却迎来了更为激烈的反击,而反击的制造者却残忍地落在母亲的头上。于是那个清高脱俗的姐姐在平凡的生活中也被渐渐打磨得失去棱角,最终成为了她不屑的平庸之人。姐姐的人生支点设置得太高,人物命运的坍塌是姐姐性格使然。

而哥哥却是一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哥哥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后来就逐渐形成了现在这样的智力缺失。大哥精神的缺陷不仅映射了在成长过程中的受尽了压制和委曲求全,大哥的处世态度更深层次映射了文革中“反右”斗争造成知识分子的噤若寒蝉。大哥行为上看似鲁莽,却完全不是一个粗人,影片中他戴上眼镜表明了他知识分子的身份。被文革打压最为严重的大哥,集中了知识分子本性中的软弱和韧性,显示出大智若愚的智慧与诙谐。而在文革后,他和金枝一起做生意,他的精明与务实让自作聪明的人顿时黯然失色,原来平淡的生活也会换来夺目的光彩。

而弟弟则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对他而言,生活是这样的干枯与凄冷,除了情感突受到外方的激动,徒然浮涨着狂热的幻想外,大抵只有走上萧条空渺的回忆之道了。弟弟的独白深沉而忧郁,人如其言,他是那种容易感伤的人,不经意望一眼落花,便会牵扯了愁肠百结。

时间倏忽而过,正如弟弟所说的,“一觉醒来,仿佛已到了六十岁”。这样的倾诉,这样的心灵自白,这样的祈祷,在生命成熟时期的表现欲望里如同喘息,如同哭泣。的确,生命就像一场大梦,醒来后,尘埃落定。我们无法掌控冥冥之中的那只巨手,推动着生命的河流向前流淌,有时明亮,有时哀伤。

关于爱情

  难以忘记影片中姐姐和哥哥的爱情。白色的短袖衬衣,深蓝色的裙,还有干净的白球鞋,一身素雅的姐姐在空中飘下一朵朵降落伞的那个明媚晴朗的夏天,陡然确定了自己的理想和爱情。

已经很难确切地分清,她是因为爱上那个从天而降的伞兵才确定了自己想做伞兵的理想,还是因为确定了要高飞的理想才爱上了那个俊朗的伞兵。总之,在那个明媚的夏天,姐姐坚定地确立了心中的向往。一个女子的婉约和安静,在内心倔强的姐姐身上绽放着圣洁的光辉。而内心的悸动、百回千转均在时代的前行中无声地湮没,无人知晓。当弟弟问她“姐,你去哪了”时,她脸上浮现的那种由内而发的浅浅的微笑,已经张扬地诠释了她心中的故事,美丽,安静,清丽,温暖。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初英俊威武的初恋情人猝不及防地以一个毫无形象可言的中年男子形象出现在依旧脱俗的姐姐面前时,问她“您贵姓”,姐姐心中关于爱情的美好回忆在瞬间失落,只有无尽的悲凉和讽刺。年少的爱恋,是否只是调侃的谈资?莫名的悲伤和梦想的破灭让姐姐在挑选西红柿时,再也掩饰不住失意地恸哭。

肥胖而有些智障的哥哥,他的一生简单而平凡,然而他也那样羞涩和认真地喜欢过一个女子。那个叫做彭美玲的长发女子,是那个年代的尤物,虽然只是一个女工,但她的生活却并不单纯。哥哥坚持着自己的喜欢,做着自己以为的事情去等待和讨好她。在他荒芜的感情世界和平庸的生活里,生命并没有太多耀眼的光彩。然而在那个烈日炎炎的中午,当他手持一支向日葵等待他心中的爱人时,他的生命释放出了巨大的光亮,他平庸的一生也在那一刻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

 

《孔雀》的风格素淡雅致,透着干净和精巧,镜头沉稳朴实,意蕴丰厚。叙事怀人,细而不碎;余味缭绕里深藏最好的东西,就像国画里的留白,是境界,也是技法。绵延不尽,欲语又止。影片的结尾,三个家庭走过孔雀园,都企盼孔雀在他们面前开屏,然而他们都是匆匆过客,还未来得及看到绽放的美丽便消逝在人海当中。生活的平凡遮掩了生活的激情,匆匆过客终究会错失其中的韵味,人生的幻妙与奇迹,几度蹉跎而又几度沉浮;生命的苍凉与温暖,忽而平淡又忽而绚烂,也许,都尽在这孔雀开屏之际吧。

文章作者:胡翔宇 文章来源:师大青年
关键字: -时尚品牌 -读者报道
--转载请注明:
信息来源读者报道:http://www.duzhebao.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72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热门图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关于读者报道 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Reader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
心国之声(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10-52839457
办公电话:010-68570308 传真:010-68577990 编辑部:010-6852648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二区11号院 邮编:100045